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重庆万州事故的司机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!

发表于 2018-11-4 16:17:39 | [复制链接] | 打印 |上一主题| 下一主题

重庆万州事故的司机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!

重庆万州事故的司机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!

     我不开车。平日出行——公交、地铁、出租车而已。

       看到重庆万州公交22路出了如此严重的状况——司机和撒泼乘客刘某扭打、互殴,导致公交车直接坠江,车上15人遇难,觉得危险确实离我不远。(前情提要,请戳《撒泼的女乘客和失控的男司机》)

       好在现在连公交车都有了黑匣子,可以观看视频回放。根据视频显示,乘客刘某和司机确实呈扭打状态。根据重庆警方的调查,乘客刘某在乘坐公交车过程中,与正在驾车行驶中的公交车驾驶员冉某发生争吵,两次持手机攻击冉某,严重危害车辆行驶安全。冉某作为公交车驾驶人员,在驾驶公交车行进中,与乘客刘某发生争吵,遭遇刘某攻击后,没有认识到还击及抓扯行为会严重危害车辆行驶安全,未采取有效措施确保行车安全,将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刘某,后又用右手格挡刘某的攻击,并与刘某抓扯,其行为严重违反公交车驾驶人职业规定。

       重庆警方认为,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,已触犯《刑法》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,涉嫌犯罪。



       当车辆打捞上岸的时候,我不禁在想一个问题——这样的现象,难道真的无法杜绝吗?显然不是

       重庆公安对冉某、刘某涉嫌犯罪的调查已经披露,但冉某、刘某已经和车上无辜乘客一起西去,未来无论怎样走法律程序,往生者无法复生。我们现在更应该反思的,无疑是此种现象该如何杜绝。

       反复观看万州公交车事故的视频,我突然想到——为何这辆公交车上,乘客与司机竟然能够互殴起来?公交公司是怎么培训员工的?难道冉某身上完全没有应急预案吗?

       所以这起事故,首先的问题,在于司机冉某措施不当!

       遇到乘客撒泼,非专业人士当然不知所措。但对于有资格上岗的公交司机,在遇到刘某这样的乘客时,只有一边把着方向盘,甚至脱开方向盘,去回击对打一个选择么?

       遇到乘客打人,停车报警可不可以?遇到司乘矛盾影响行车安全,请乘务管理部门协助处置可不可以?做好相应安抚工作可不可以?显然,办法很多,可惜冉某选择了最罪不可恕的一招!

       在岗的冉某,显然对不起他这份职业!



       由此可见,万州公交司乘培训是很不到位的!如果不加急补救,对现有司机队伍做行之有效的培训,未来还是有可能再发生事故的!

       像冉某遇到过的问题,其他公交车驾驶员并非没有遇到过。

       譬如2016年5月27日下午,武汉610路女司机戚婷婷就遇到过与冉某遇到的相似一幕。当时,当戚婷婷开着610路行驶在武汉长江二桥中部时,一名中年女乘客突然上前抢夺她手中的方向盘。

       和万州刘某的要求一样,这位乘客要求戚婷婷停车!

       戚婷婷见状,仍好言相劝:“这里不能停车。”没想到的是,这个妇女仍扑向戚婷婷,抢夺方向盘。

       面对突发情况,戚婷婷二话不说,踩脚刹!拉手刹!

       这迅疾的两个连续动作,不仅让车子立即停了下来,更保护了车上约20名乘客。

       两相比较,万州事件和戚婷婷的遭遇几乎一模一样,然而,两相比较,戚婷婷在公交车正以40公里的时速行驶时,以急刹车保障了车上人的安全,而万州司机冉某,却陷入与乘客的争执之中,自己丧命,还连带了一整车人。



第二方面,公交车驾驶室是否与乘客做到了隔离?

       因万州事故,我想到了民航客机驾驶室。没错,民航客机的驾驶室,无论你是头等舱还是经济舱乘客,当然,也包括商务舱,未经允许,根本不可能进入!

       如果民航客机失事,一般正常状态,完全可以排除乘客进入驾驶室捣乱的可能性。

       那么,在这一点上,城市公交车是否无法效仿呢?

       当然不是!事实上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我国的大多数公交车早就实现司机与乘客的隔离!


       1980年代,记得那时候的公交车,许多是铰链式的“大篷车”。上客的车门与司机驾驶室有一段距离。当年的公交车,以柴油车为主,发动机被内藏在驾驶室旁边。尽管发动机箱右侧还有一个副驾驶座位,但乘客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这个位置。车厢再挤,这里空着也就空着了!

       1980年代,比如京沪穗等大城市,上下班高峰,公交车的拥挤程度比如今厉害得多,但驾驶室与载客空间之间,是有一个锁死的横杠的。

       当年,笔者还是个小学生,每天独自坐上海的54路公交车上下学,一直喜欢站在这横杠前。原因是这里视线开阔,可以看到前路。但无论如何,这里是无法触碰到驾驶员的!一有人越过横杠,司机必然会高声断喝提醒,甚至立即停车!



       如今的公交车,许多采用了蓄电池设备,也就是电力车,这样一来,在车辆设计上,就可以“秒删”四冲程柴油发动机那庞大的位置。没有了那一壳子机箱,为了节省空间,绝大多数公交车的前门与驾驶员之间,已经是零距离接触了。加之投币、刷卡设施与驾驶室比较接近,驾驶员又负有“安全员”职责,有时候需要盘查乘客所带行李是否合规,造成了驾驶员与乘客之间失去了人为的隔离带。



且看出事故的万州公交,如果遇到乘客突然袭击,司机是否有办法不受干扰呢?显然不可能!

       必须要说明一点,除了乘客有意挑衅——比如这次这个用手机袭扰司机的刘某以外,也有一个情况,那就是在拥挤的环境下,不排除个体会发生精神异常的可能性。前些年的铁路春运,就碰到过乘客因车辆拥挤,突发精神病,袭击乘客和列车乘务员的案例,甚至有列车员因此而丧生!如此看来,司机与乘客的隔离装置,则显得尤为必要!

      另一个可以参考的案例,则是前些年,许多城市的出租车,为了防范抢劫等行为,而特为在司机驾驶空间外,包上了隔离装置。

       这样的隔离装置,其实不仅是在保护出租车司机,也在保护乘客。在前不久滴滴顺风车司机强奸杀人案发的时候,我就想到了——出租车司机本身是一个专门行业,其专门的隔离栏,事实上起到了既保护司机,也保护乘客的作用,这是顺风车之类无法达到的。而公交车,原本是有这样的隔离栏的!



       在万州公交出现此等事故之前,国内一些城市已经意识到此种问题仍有必要狠抓。譬如山东济南,在2015年公交司机董丹在驾驶过程车中被人持刀劫持后,济南公交逐步设立了驾驶员安全舱,避免司机与乘客的肢体接触。可惜,这样的情况尚未在全国推广!



       类似的驾驶员安全隔离,在许多国家是有的。譬如在美国,芝加哥等地部分地方在公交车上安装了玻璃隔断。其主要原因也是由于此前司机曾经遇袭。



       万州遇难公交内部究竟是何情况,我尚不得知。整车人坠江遇难,让我想到另一个小问题——不知车内是否有安全锤?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大多数地方的公交车都安装了安全锤。如果遇到突发的事故,乘客应该掌握如何通过安全锤砸开车窗自救!可这次万州事故,似乎没有乘客想到采用安全锤。



第三个问题,在譬如经过大桥、火车站、机场等较为特殊场合的公交车上,是否该增加人员配备?

       前文已述,目前一些公交车司机还要担负安全员职责。这是因为有相关规定——公交车上必须配备安全员。然而,安全员,并非在已有的工作制服上套个红袖箍,就能形式主义地解决问题。

       在一些城市,在大多数公交实现无人售票、刷卡上车的情况下,在途经火车站、飞机场的线路上,配备了售票员。笔者近日在昆山跨城公交C1路上,遇到了全程站立的专职安全员。每逢有老人、小孩上车,或者有提着较多行李的人上车,安全员都会主动热情招呼,做好搀扶工作。对于有乘客有牢骚的,也会语言安抚。由此,我想到——万州22路是要过大桥的,如果在这趟车上配置安全员,或者售票员,增加人力,或许这位女乘客的矛头所指,就会转移,无论如何,可以不那么激烈地影响到驾驶员。

       总之,这次事故,看似由于刘某这样的无知者无畏的乘客诱发,而根源,还得从公交公司管理方面去寻找!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|版主守则|隐私条款|免责声明|举报中心|吉安家园网 ( 赣ICP备17003470号-1

GMT+8, 2018-11-13 10:19 , Processed in 0.102769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